柏林赫塔vs多特

別湛甘泉序

日期:2019-03-08 / 人氣: / 來源:未知

學習提示:1、道統之說;2、今世學者之患;3、先生與甘泉相互砥礪。
背景:正德六年(1511)十月,陽明升吏部文選清吏司員外郎,湛甘泉將要出使安南。二人在京城同行同飲,切磋學問,為復興圣學而努力。圣學稍見曙光之時,甘泉卻要離開京師,必定會給圣學的復興帶來不少障礙。陽明對此深感憂慮,特意寫了本篇序,論述了古今學術的變遷以及兩人的學術特色。
正文:
顏子☆沒而圣人之學亡。曾子☆唯一貫之旨,傳之孟軻☆終,又二千余年而周☆、程☆續。自是而后,言益詳,道益晦;析理益精,學益支離無本,而事于外者益繁以難。蓋孟氏患楊☆、墨☆;周、程之際,釋☆、老☆大行。
 
今世學者,皆知宗孔、孟,賤楊、墨,擯釋、老,圣人之道,若大明于世。然吾從而求之,圣人不得而見之矣。其能有若墨氏之兼愛者乎?其能有若楊氏之為我者乎?其能有若老氏之清凈自守、釋氏之究心性命者乎?吾何以楊墨老釋之思哉?彼于圣人之道異,然猶有自得也。
 
而世之學者,章繪句琢(zhuó)以夸俗,詭心色取,相飾以偽,謂圣人之道勞苦無功,非復人之所可為,而徒取辯于言詞之間。古之人有終身不能究者,今吾皆能言其略,自以為若是亦足矣,而圣人之學遂廢。則今之所大患者,豈非記誦詞章之習!而弊之所從來,無亦言之太詳、析之太精者之過歟!
 
夫楊墨老釋,學仁義,求性命,不得其道而偏焉,固非若今之學者以仁義為不可學,性命之為無益也。居今之時而有學仁義,求性命,外記誦辭章而不為者,雖其陷于楊墨老釋之偏,吾獨且以為賢,彼其心猶求以自得也。夫求以自得,而后可與之言學圣人之道。
 
某幼不問學,陷溺于邪僻者二十年,而始究心于老、釋。賴天之靈,因有所覺,始乃沿周、程之說求之,而若有得焉。顧一二同志之外,莫予翼也,岌岌乎仆而后興。晚得友于甘泉湛子,而后吾之志益堅,毅然若不可遏,則予之資于甘泉多矣。
 
甘泉之學,務求自得者也。世未之能知其知者,且疑其為禪。誠禪也,吾猶未得而見,而況其所志卓爾若此。則如甘泉者,非圣人之徒歟!多言又烏足病也!夫多言不足以病甘泉,與甘泉之不為多言病也,吾信之。吾與甘泉友,意之所在,不言而會;論之所及,不約而同;期于斯道,斃而后已者。
 
今日之別,吾容無言。夫惟圣人之學難明而易惑,習俗之降愈下而益不可回,任重道遠,雖已無俟(sì)于言,顧復于吾心,若有不容已也。則甘泉亦豈以予言為綴乎?
 
注釋:
 
☆顏子:孔子最得意的門生顏回,被后世尊奉為“復圣”。孔子對顏回稱贊最多,贊其好學、仁人。
 
☆曾子:孔子的晚期弟子曾參,儒家學派的重要代表人物,被后世尊奉為“宗圣”。曾子做《大學》和《孝經》。
 
☆孟軻:戰國時期偉大的思想家、教育家,儒家學派的代表人物,與孔子并稱“孔孟”。被后世尊奉為“亞圣”。
 
☆周:宋明理學的開山祖師周敦頤,北宋文學家、哲學家,世稱濂溪先生。其《愛蓮說》、《太極圖說》為世人熟知。
 
☆程:北宋文學家、哲學家程顥和程頤兄弟。二人曾師從周敦頤,同為宋明理學的奠基者,世稱二程。
 
☆楊:  楊朱,戰國初期思想家、哲學家楊朱,開創楊朱學派,與儒學、墨學齊驅,主張“為我”、“貴己”、“貴生”。
 
☆墨:墨子,戰國初期思想家、哲學家、教育家、科學家、軍事家墨翟(dí),今河南平頂山魯山縣人,墨家學派創始人,被后世尊稱為“科圣”。墨家在先秦時期影響很大,與儒家并稱“顯學”,以兼愛為核心,以節用、尚賢為支點,主張“兼愛”、“非攻”、“尚賢”、“尚同”、“天志”、“明鬼”、“非命”、“非樂”、“節葬”、“節用”等。春秋戰國百家爭鳴時期,有“非儒即墨”之稱。
 
☆釋:指佛教。佛教創始人為釋迦牟尼。
☆老:指道教。道教尊老子為教祖和太上老君,奉《道德經》為基本經典。
譯文:


注釋:
 
【1】顏子沒而圣人之學亡。
 
《傳習錄》77條:問:“‘顏子沒而圣學亡’,此語不能無疑。”先生曰:“見圣道之全者惟顏子,觀喟然一嘆,可見。其謂‘夫子循循然善誘人,博我以文,約我以禮’,是見破后如此說。博文約禮,如何是善誘人?學者須思之。道之全體,圣人亦難以語人,須是學者自修自悟。顏子雖欲從之,末由也已,即文王望道未見意。望道未見,乃是真見。顏子沒,而圣學之正派遂不盡傳矣”。
 
【2】曾子唯一貫之旨。
 
《論語·里仁》子曰:“參乎!吾道一以貫之”。曾子曰:“唯”。
 
【3】言益詳,道益晦,析理益精,學益支離無本,而事于外者益繁以難。
 
《傳習錄》99條:后世不知作圣之本是純乎天理,卻專去知識才能上求圣人。以為圣人無所不知,無所不能,我須是將圣人許多知識才能逐一理會始得。故不務去天理上著工夫,徒弊精竭力,從冊子上鉆研,名物上考索,形跡上比擬,知識愈廣,而人欲愈滋,才力愈多,而天理愈蔽。
 
【4】周、程之際,釋、老大行。
 
《明道先生行狀》:謂孟子沒而圣學不傳,以興起斯文為己任。其言曰:“道之不明,異端害之也。昔之害近而易知,今之害深而難辨。昔之惑人也,乘其迷暗,今之入人也,因其高明。自謂之窮神知化,而不足以開物成務。言為無不周遍,實則外于倫理。窮深極微,而不可以入堯舜之道。天下之學,非淺陋固滯,則必入于此”。
 
【5】其能有若墨氏之兼愛者乎?其能有若楊氏之為我者乎。
 
《孟子·盡心上》:“楊子取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墨子兼愛,摩頂放踵利天下,為之”。
 
【6】而世之學者,章繪句琢以夸俗,詭心色取,相飾以偽……則今之所大患者,豈非記誦詞章之習!而弊之所從來,無亦言之太詳、析之太精者之過歟!
 
《傳習錄》11條:孔子述《六經》,懼繁文之亂天下,惟簡之而不得,使天下務去其文以求其實,非以文教之也。《春秋》以后,繁文益盛,天下益亂……天下所以不治,只因文盛實衰,人出己見,新奇相高,以眩俗取譽。徒以亂天下之聰明,涂天下之耳目,使天下靡然爭務修飾文詞,以求知于世,而不復知有敦本尚實、反樸還淳之行。
 
 
《傳習錄》143條:圣人之學日遠日晦,而功利之習愈趣愈下。其間雖嘗瞽惑于佛、老,而佛、老之說卒亦未能有以勝其功利之心;雖又嘗折衷于群儒,而群儒之論終亦未能有以破其功利之見。蓋至于今,功利之毒淪浹于人之心髓,而習以成性也幾千年矣。相矜以知,相軋以勢,相爭以利,相高以技能,相取以聲譽。其出而仕也,理錢谷者則欲兼夫兵刑,典禮樂者又欲與于銓軸,處郡縣則思藩臬之高,居臺諫則望宰執之要。故不能其事,則不得以兼其官;不通其說,則不可以要其譽,記誦之廣,適以長其敖也;知識之多,適以行其惡也;聞見之博,適以肆其辨也;辭章之富,適以飾其偽也。
 
【7】夫求以自得,而后可與之言學圣人之道。
《傳習錄》173條:“夫學貴得之心。求之于心而非也,雖其言之出于孔子,不敢以為是也,而況其未及孔子者乎!求之于心而是也,雖其言之出于庸常,不敢以為非也,而況其出于孔子乎”!

作者:awice


現在致電 400-0771-365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→

Go To Top 回頂部
柏林赫塔vs多特 叶小姐广州按摩v 火山小视频推广任务赚钱吗 ipad下载app 亲朋手游大厅完整版 极品飙车官方下载 重庆时时彩五星走势 亿贝平台手机客户端 中岛京子人体艺术 贪玩蓝月哪个公司 股票指数期货是什么意思 天津时时46分开奖 呼和浩特按摩体验 三浦惠理子作品番号 ag技巧平台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时时彩怎么看组三